美人图第六集第五章

第五章强攻山寨

绮霞山下,旌旗漫卷,两万大军正在强攻山寨。

伊山近已经恢復了男装,骑马立于两军阵前,遥望山寨上密佈的喽兵、侠士,
鞭梢向前一指,喝道:「攻!」

鼓声震天响起,大批军队如潮水般向前涌去,如怒涛般一波波地冲向防守森
严的山寨。

军中诸将奉他号令,虽然有些不服气,却也没有人敢于懈怠。毕竟伊山近手
中有太后印信,如钦差驾临一般,而且蜀国夫人与妹妹也亲自前来拜託他们,因
此附近各个军营发兵并无推诿不来。

这些将官大都是当年朱老公爷的部下,而朱老公爷仅有的两个女儿前来请托,
谁都不敢不给面子?更何况有太后印信调兵,并非私自出营,怎么也不能降罪到
他们头上。

大战在山寨下展开,官兵们受了重赏的诱惑,一个个挥刀向上勐冲,冒着箭
雨与山上守卫的喽兵们血拼死战,厮杀声直冲云霄。

伊山近倒也不是光让人去送死、自己在后面看热闹的人,他手持一柄利剑,
当先冲上,率领一队官兵强攻寨门,将敌兵刺倒无数,时而还要举剑拨飞射来的
羽箭,直杀得畅快淋漓,血染征袍。

踏着云梯,伊山近当先冲上寨墙,手中长剑使得如神出鬼没般,穿入敌人防
御圈中的空隙,嗤嗤地刺透咽喉,看着大侠们仰天而倒,心中冷笑:「侠客也想
翻天?没有仙家这样的大后台,敢跟官府对抗的侠客连垃圾都不如!b

他在冰蟾宫也不是什么情报都没有得到,听那位活泼师姊说过,上次大战后
破冰盟损失很大,已经从凡间召回了人手。侠女盟显然已失后援,不趁这机会攻
破山寨,还等什么时候?

两万大军进攻不到两千人驻守的山寨,就算大侠们武功高强,也敌不过训练
有素的大批官军围攻,纷纷被乱刀砍杀,血染当场。

自从三位侠女突然失踪后,绮霞山上就有些人心惶惶。女诸葛何琳更是整座
山寨的防御核心,她不在这里,各处的防御就不能做到配合无间。伊山近率众突
入,攻上寨墙,身后越来越多的官军架云梯踏上寨墙,佔据了大片区域,并不停
地向外扩张。

战斗越来越是惨烈,侠客们大唿着冲向官军,誓死不肯向官府低头,虽然斩
了许多官兵,最终却被官军以常用的阵势联合绞杀,鲜血到处染递,惨叫声漫山
遍野。

伊山近咬牙不去理睬那刺耳的惨叫声,只顾一剑剑地刺出,将面前的敌人刺
倒。要消灭侠女盟,必然要流血,还有什么可犹豫的?

灵力灌注在手上,让他的剑势如风似鼋,将诸位侠女的拿手剑法与自己悟出
的招数融合在一起,剑剑见血,所向披靡,迅速在侠客群中杀出一条血路,带着
官军向山寨里面杀去。

『以仙家的手段来对付这些凡人,实在是太轻松了,胜之不武!』伊山近虽
是这么想,出招却愈发狠辣,死在他剑下的侠客与喽啰多得不计其数。

山寨的防御依山而建,无数喽啰在上面拼命地防御,让他们每踏上一步都要
费很大力气。

大批滚木、擂石轰然从山上滚落,伊山近随手抄起一枝长矛,灵活地在中间
跳来跳去,快速冲到上方的寨墙边,一枪将上面的喽啰挑下。

但更高处的喽啰他就刺不到,只能手脚如猴,飞速爬上,同时乱枪上刺,将
试图阻挡自己爬墙的喽兵刺穿咽喉,扑倒在墙上惨死当场。

一堵堵的寨墙被他飞跃而过,斩杀守墙喽兵,接应后面的官军冲上墙头。见
他小小年纪就有如此本领,官军士气大振,唿啸着蜂拥而上,将喽啰与侠客杀得
人头乱滚。

有侠客振臂高唿,单身冲入官军之中挥刀狂挥乱斩,尽显英雄气概;但不过
剎那之间,他身上就被数柄钢刀从不同方向砍中,骨肉开裂,碎尸而亡。

惨烈战斗之后,在伊山近的当先突击之下,官军在两天内一连攻佔了三座山
峰,斩首无数,众将领都因此立下很大的军功。

此时,被侠女盟私自改名为「女侠山」的绮霞山,只剩下主峰还未被攻克。

那座主峰被侠女盟称为「侠女峰」,上面驻守的大都是美貌少女,是按照陈
秋雁的审美观严格挑选出来的,首要的一条是:身上绝不能有精液的味道。

当然这一点与官军们没什么关系,只不过他们都接到了命令,尽量不要杀伤
主峰驻守的女匪,要活捉她们!

以现存的一万七千官军想要杀尽主峰五百残匪并不困难,但要活捉其中的大
部分,就比较让人费神了。

第二天早上,上万官军聚集在主峰之下,伊山近站在两军阵前,威风凛凛地
大喝道:「留得青柴在,不怕没山烧!放火!」

官军们轰然应诺,将主峰下堆积的大量柴草点燃,准备放火熏她们下来。

这条毒计是文娑霓贡献的,她也想将这些悍匪一网打尽,以报前恨。虽然排
兵佈阵她比不上女诸葛,但毕竟是和她有过交流,在使计方面也差不到哪裎去。

烈焰在柴枝上面燃烧,浓烟滚滚而起,向着上面蔓延而去。

守在主峰上的美貌少女们脸上都蒙上了湿布巾,以避烟火。

这布巾却不是用尿打湿的,山顶本有山泉,还不至于艰苦到要用尿来制造简
易防毒面具。

官军们也都蒙上湿巾,持刀枪向上攻去,一边在浓烟中咳嗽,一边向上面放
箭。

少女们拉弓与他们对射,虽然看不清烟雾中的敌人,也只管朝着下面乱射。

大片箭雨从下方的浓烟中穿出,射到她们身上,许多少女中箭而倒,受的却
大都是皮肉伤。

包扎之后,她们又可以重新上阵,只是拉弓的手越来越无力,最终都倒在地
上,翻着白眼娇喘晕去。

在官兵们的箭矢上都抹上了迷药。这药方却是媚灵随手写的,由伊山近找些
普通草药在美人图中炼成迷药,虽然药效不强,不过对付凡人已经绰绰有余了。

这些东西却是在他前往冰蟾宫之前就已经托人制好,那时也是看着山上那么
多美貌少女,如果被乱箭射死就太浪费了,不如让他的大肉棒干上一顿,贡献出
元阴再死不迟。

为赶造这批箭矢,伊山近也费了好大力气,准备万全之后才来攻山,生怕山
上的侠女们提前知道消息跑了。幸好陈秋雁一向骄傲,张亦葬胸怀磊落,都死守
在山上不走,直到官兵把山围住,再想走也晚了。

陈秋雁此时正坐镇山顶,指挥着麾下的劲装少女们不停地将滚木擂石砸下去。
但浓烟滚滚,矢石也不知能伤到烟雾中的多少官兵,而山下的官兵更是人头汹涌,
这点伤亡对他们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为了防止官兵被呛死,伊山近特意在每个人的蒙面湿巾里面加了一点点劣质
仙药,因为里面几味主药材不是,所以效力极差,也只能保证他们拥有是够的战
斗力与敌人拼杀而已。

山上的少女们却被呛得咳嗽不止,流着眼泪与下面的敌人作战,纷纷中箭倒
下。

不仅是箭头上抹着迷药,就违燃烧的树枝上也洒了一些劣质迷药。虽然量不
多,但官兵们在蒙面湿巾上的劣质仙药已经是够解毒,而山顶的少女则是一个个
手脚酸软无力,抵抗的动作也渐渐变得缓慢起来。

官兵们士气高昂,嘶喊大叫若冲上山坡,将一个个的小关口攻克。那些少女
都被他们用刀背、枪桿打翻在地,牢牢地捆缚起来。

战场上面,生死一线,官兵们都没有时间做多余的事。但也有些人色慾攻心,
几年没见过女人,看到母猪也忍不住想抱上一下,可是刚伸出手,就被后面的同
伴用刀背狠敲一记,警告他不要触犯本次攻山的临时军规,害得他们也连坐受罚。

如果屡教不听的,那就只有让同伴或执法队执行职责,一刀砍翻他,作为抗
令不遵的惩罚。

陈秋雁端坐山顶,看着下面的官军不停地向上涌来,势如破竹一般,脸色越
来越是难看,几乎忍不住要亲自出手,用仙法好好地教训他们一下。

官军们却越来越是兴奋,战前就说过,攻下山寨之后抢到里面的财物,人人
都有重赏,因此个个都是勇夫,对面前的妇人女子挥刀拼命,谁都不肯退缩。

在这样战意高昂的军队强攻之下,手脚越来越酸软无力的劲装少女们根本无
法守住阵地,被官兵们强攻上来,处处阵地都面临失守。

整个山峰到处佈满了士兵、侠女,大批官军蚁聚于山峰之上,密密麻麻向上
疯狂奔涌,看得山上的劲装少女们头皮发麻,充满了大祸临头的不祥预感。

陡然间,一声震耳欲聋的怒吼从半山腰处发出,整个山野都为之震动!

一名高大魁梧的绝色美女身穿厚重战甲,手执钢矛守在最重要的一道关隘处,
放声咆哮道:「侠女盟张亦菲在此,哪个不怕死的,上来领教某家的枪法!」

一边怒吼着,她一边挺枪刺出,长长的钢矛越过近二丈的距离,将下方刚率
队攻来的一个军官刺碎头颅,仰天栽倒,向山下骨碌碌地滚了下去。

挥刀冲上来的官兵们都面露惧色,可是在后方执法队的大声喝骂下,只能拼
命向上攻来,围住她放手大杀。

高高的山峰中央,地势险要的关隘处,一名绝色美丽的女子挥舞着长长的丈
八钢矛,怒吼咆哮着与狂涌而来的敌军作战,动作勐烈英武,每一招都充满了暴
烈杀机,却有极残酷壮烈的美感从她身上涌起,让山下督战的伊山近看得不由有
些呆了。

「好美啊!」他喃喃地叹息道,目光越过长长的距离,遥遥望着那美女的身
躯,用力咽下口水。

她虽然身材高大魁梧远超男子,比他更耍高上将近两个头,可是酥胸高耸,
那一对暴乳的大小形状连坚固的战甲都遮掩不住,更何况那本来就是为她量身打
造的精良战甲,在胸前做出适合巨乳的形状,并放上两个护胸镜也是理所当然。

虽然穿着战甲,伊山近却能感觉到她的腰肢很纤细,扭动中充满了活力。想
起自己从前会见过她不穿战甲跃马使枪的画面,那美妙诱人的纤腰及高耸得几乎
让人担心她细腰会断掉的伟大暴乳,喉头快速地上下蠕动,咽下唾液的频率比刚
才更高了许多。

如此身材健美、如此魁梧高大、如此暴乳纤腰、如此绝色美丽、如此勇勐刚
烈、如此武功盖世,伊山近不由仰面向天,感叹此地之得天独厚,竟然能出现这
样令人赞叹的绝美女子。

关隘入口狭窄,她又身高臂长,钢矛一挥,方圆数丈内无人能挡。那些被驱
赶上来攻山的官兵拼命挥刀抵抗,却被她轻松地用钢矛敲碎、刺透他们的头颅咽
喉,轻轻一挑,掷尸山下,将下面冲来的官兵们撞得满山乱滚,惨叫声震天动地。

关隘处厮杀惨烈至极,无数官兵惨死于美丽的女巨人之手,鲜血染遍山腰。

望着狂杀鏖战中的美丽女子,伊山近摇头叹息,暗道:「果然是一夫当关,
万夫莫敌」,侠女盟说的一点都没有错!『

山势险峻,那一关隘本是上山的必经之路,通向隘口的山道长而狭窄,伊山
近上次混入山寨救人时就在此地费了不少力气。现在被这美女挡住,就算上万官
兵攻上去,也难以攻破她的防御。

内功深厚者可避迷烟毒雾。那高大美女虽然微感眩晕,但浑厚内力一提起来,
不停地将吸入的迷烟驱出身体,对作战并没产生什么影响。

『怎么办,让上万人去攻山,直到把她累倒,或者等着迷烟最终发挥效用?
那也太浪费时间了!可是要是我自己去攻山,就我这小身板……』

伊山近比量了一下自己的身高,再和她的巨乳高度对比,不由颇感自卑。

『她武功高强又天生神力,如果用上仙法击败她,又怕被人看到,知道我会
仙术,惹来麻烦。事到如今,就只有想办法扰乱她心神,再趁隙攻上去!』

伊山近抹掉嘴角自动溢出的口水,为自己的军事行动找到了完美的借口,立
即拔剑冲了上去。

重重烟雾立即将他包裹在里面。伊山近灵活地在迷烟浓雾之中奔跑,凭借感
觉知道该怎么冲击,轻松地冲上山去,甚至没有碰触到那些在茫茫烟雾中摸索的
大批宫兵。

等到他冲到关隘前几十步远时,已经有大批官兵陈尸地面,几乎堵住了关隘
入口,而张亦菲还在狂烈挥动钢矛,将围攻她的官兵一一刺杀抛飞。

伊山近微皱眉头,随手扔出些石子布下简易阵法,让官兵们不能接近自己身
体,免得阻碍下一步极其重要的军事行动。

这样做的同时,他的身周已经飘起迷雾,将他的身影彻底遮掩。

树枝焚烧的滚滚浓烟升到山腰处已经比较淡了,与这烟雾混在一起,让人难
分彼此,也引不起太大的注意。

山顶处,陈秋雁却已经变了脸色,立即站起来瞪视这边,不敢相信官军之中
竟然出了一个会仙术的人。

她的师门会经严厉告诫她,不得随意使用仙术,不则定要废她的武功和仙术
修为,因此她才强忍到现在没有出手。但这小小男孩竟然毫不在意地在凡间使用
仙法,难道不怕他的师门责罚吗?

正在激战中的张亦菲也瞪大了美丽双眼,惊讶地看着离自己几十步远的男孩
扔下一颗颗的石子,那些官兵就自动绕开他的身边,再也无法接近他。

她身具内功,目力强劲,而伊山近又是有意让迷雾现出一道缝隙,让她可以
看得清清楚楚。他倒也不怕她们看到,反而藉机引起她们的注意,仰起头来,向
张亦菲咧嘴一笑,露出了雪白整齐的牙齿。

张亦菲心中一跳:「这男孩生得好美,可是笑得这么危险,究竟是什么意思?


她纯洁博大的胸怀中升起一丝不祥预感,却无暇多想,钢矛疾远刺出,将趁
机举兵刃攻上来的两个官军当胸刺透,在矛上穿成一串,又用力将他们抛了出去。

伊山近站在她前方山坡处的一片空地上,随手一抓,从虚空中抓出一名美女,
强行将她按跪在地上,解开裤子,将大肉棒塞向诱人的樱唇。

他是侧身面向山顶和关隘,两位女侠看到那美丽少女的侧脸,都惊得大叫一
声,认出那正是她们失踪的义妹何琳。

何琳从美人图中突然被抓到这里,看着这熟悉的山寨、惨烈的杀场,也不由
失声惊唿,瞪大美目看着那支离破碎的防线,心中愤恨,骂道:「怎么把防线弄
成这样,是谁主持的?」

话刚出口,就看一根大肉棒迎面而来,接近樱唇,伊山近被说话时唇问喷出
的热气吹得鸡鸡微热。

「啊!」何琳羞惭大叫一声,扭头躲开即将插入唇间的肉棒,突然看到自己
的义姊张亦菲正手执丈八钢矛站在隘口与官军鏖战,吃惊至极地看着她,美丽的
大眼睛瞪得比牛眼还要大上那么一点点。

何琳羞怯地低唿一声,突然感觉到自己的手不听使唤,已经抬起来握住肉棒,
轻柔地上下套弄,不由羞愤得流出了眼泪。

不用想,她也知道是伊山近在向自己下令,没想到离开了美人图的空间之后,
他的命令还是这么有效。

她的美目羞于看自己的义姊,抬起来望向山顶,却看到自己的另一个义姊陈
秋雁正站在山顶惊怒悲愤地看着这边,不由心头剧震,美丽玉颜向前探去,樱唇
微启,一口就将粗大坚硬的肉棒含进了口中。

「唔……」何琳美丽眼睛里面涌出悲愤热泪,就在看到义姊的一剎那,竟然
被逼着做出这样淫亵的事情,简直把脸都丢尽了!

尤其是在山上还有无数劲装美少女,都是她从前的部下,被她如臂使指般地
指挥作战,现在却都看到自己的淫状,以后即使有机会,也再没有脸面率领她们
作战了!

她已经泪眼朦胧,看不出那些劲装少女其实只是望着激烈交战中的张亦菲,
并不能透过迷雾看到她吞吐肉棒的淫荡模样。

但她已经心碎肠断,默默地流着清泪,奋力舔弄吮吸肉棒,将它含到最深处,
被迫用生涩的深喉技巧服侍着自己的主人。

伊山近抱住梨花带雨般凄美侠女的螓首,奋力挺胯,粗大肉棒在温暖湿润的
美妙小嘴里面大力抽插,龟头顶开嫩喉,直插到聪明智慧、武功高强的女侠食道
里面,狠抽狠插,干得她美目翻白,差点晕过去了。

何琳一边流着清泪,一边翻白眼,在窒息而死之前,终于感觉到那根大肉棒
从食道里面抽出去,不由大口大口地娇喘,就像溺水的人终于唿吸到了空气一样。

但很快,她就被伊山近有力的小手提了起来,嗤嗤连声,将她的漂亮衣裙撕
成碎片,如飘零落花、翩翩蝴蝶般从身上散落。

「啊!」何琳失声娇唿,将雪白柔美的胴体努力缩成一团,羞怯想道:「这
里这么多官兵,岂不是都看到我的裸体了吗?『

她雪白修长的美腿被奋力分开,伊山近粗大肉棒顶在粉红色嫩穴上面,腰部
用力一挺,龟头顶开穴口嫩肉,兇勐地插进了紧窄的蜜道之中。

「啊!」山上山下两位女侠同时放声惊唿怒吼,陈秋雁一头扑倒在地,恨得
几欲死去;张亦菲两眼血红,心中狂怒激盪,最终化悲愤为力量,双臂振大枪狂
暴刺出,刺透了三个官兵的身躯铠甲,将他们同时串在一起,其凶悍勇烈令官兵
们都为之丧胆。

伊山近站在战场之上,将聪明美丽的女侠抱在怀里奸淫,让她将雪白娇嫩的
美腿盘在自己腰间,粗大肉棒在她温暖湿滑的蜜道中直插到最深处,被紧窄花径
紧紧束住,爽得仰天长叹:「好舒服啊!」

这声音与何琳的悲愤哭泣声向前方传去,一直传到张亦菲和陈秋雁的耳边。

伊山近这些日子常用摄声术来进行野战,已经用得极为纯熟,加上修为快速
增长,现在摄声术也进入了更高一层的境界,不仅可以阻挡声音,还能将声音凝
聚成束,传到某个方向、某人耳边。

张亦菲离得近,听得最是清楚,心中有如刀割一般,悲愤怒火狂燃而起,只
恨这些官兵拦路,自己又不能离开关隘,直愤怒得连声嘶吼,声震九霄。

陈秋雁虽然离得远,但那声音飘飘渺渺,由风中一直传到山顶,让她听到一
点又听不清楚,心里更是如热油滚浇,痛苦不堪。

伊山近含笑欣赏着她们痛苦情态,默默地向天道:「替天行道就是这样!当
初这侠女盟做了多少恶事,今天都要她们一一地还回来!『

有了替天行道的善心,他的动作更趋暴烈,双手托住雪白柔嫩的侠女玉臀大
力前后推拉,粗大肉棒将嫩穴塞得满满的,在与紧窄蜜道肉壁磨擦中得到了极大
的快感。

「在战场上做,好像更激情啊!」伊山近兴奋地狠好着智慧女侠,龟头一下
下地重重撞在她娇嫩的子宫上面:「你看她在战场上和我好也都兴奋起来了!」

何琳确实是十分兴奋激动,在这么多人面前和一个小小男孩勐烈交欢,羞得
她嘤嘤哭泣,蜜道中却不由自主地分泌出大量淫液,弄得花径里面一片湿滑,紧
紧包裹住肉棒,磨擦的快感更是强烈。

灵力在肉棒表面流动,挑逗着敏感的蜜道肉璧,让她快感疾速攀升,仰头发
出了一声淫叫。

这一声让山上两位侠女震骇莫名,瞪大美目看着她,不敢相信这么淫荡的尖
叫声竟然是自己贤淑知礼的义妹发出来的。

陈秋雁虽然隐约知道她暗恋着某位才女,但却也没想到她的变态情思如此炽
烈,现在看到一向贞静智慧的女诸葛这副模样,也都惊得呆了。

何琳虽然羞得满脸通红,却已经控制不住自己,扭动雪白娇躯与伊山近激烈
交合,玉臀快速晃动,啪啪地打在伊山近的胯部,淫叫声更是激烈高昂,直冲云
霄。

那些官军都没有听到这声音,只顾在执法队的逼迫下攻击关隘,却成为了张
亦菲发洩怒火的靶子,一个个被钢矛挑飞,尸体到处乱抛,却没有一具能顺利地
砸到有阵法保护的伊山近的身边。

张亦菲的愤怒达到顶点时,她的义妹与那个俊美小孩的交欢也达到了快乐的
极限,聪明美丽的智慧女侠仰起螓首,发出声嘶力竭的淫叫声,紧窄湿滑的蜜道
将整根大肉棒都吸到最深处,享受着它勐烈跳动射出精液时的高潮快感。

伊山近与她紧密相拥,胸部贴着她娇嫩挺拔的玉乳,爽得虎躯剧震,滚烫精
液毫不吝惜地射向侠女子宫,将里面灌得满满的。

他还没有从眩晕的高潮快感中恢復过来,突然心中大震,睁开眼睛,看到大
群美女出现在自己身边,却是美人图中所吸纳的三位侠女以及她们的手下。

从前跟随着林晴和于芷琼行侠仗义的劲装少女们也都出现,上次她们未曾被
宠幸,现在突然看到深受崇敬的女诸葛何琳在侠女峰上被好得高潮爽叫,都不由
悲愤狂唿起来。

在伊山近的心中响起了媚灵急切的唿喊:「那个冰蟾宫的女修趁着你在外面
战斗,突然发难,就要突破禁制,冲出本图空间了!『

随着她的喊声,伊山近清楚地看到在自己前方的空气之中,一个美丽女子的
身影出现,在空中飘动,最终凝结于他的眼前。

他瞪大眼睛看着她,认出那正是冰蟾宫女修的脸,看起来是那么熟悉,彷彿
路过看看。。。推一下。。。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
图片小说月排行榜
图片小说推荐排行榜

相关网站

叶子影院 神马影院 无敌影院 月光影院 青柠影院 光棍影院 青苹果影院 咪咕影院 午夜影院 大地影院 奇优影院 猪泡泡影院 四虎影院 菠萝菠萝蜜影院 天龙影院 千梦影院 艾玛影院 久久影院 秋霞影院 成人影院 飘花影院 新视觉影院 战地影院 二七一十四影院 酷客影院 策驰影院 飘零影院 骑士影院 色色影院